迪拉迪

三分之一的逗比,三分之一的文艺,三分之一的普通

还是太缺乏安全感了,怎么办

Z小姐与么先生(十)

临近新年,Z小姐得空回了趟家,百无聊赖时和曾经的舍友聊了起来,舍友半开玩笑说,打算把自己的当兵的表弟介绍给Z小姐,Z小姐也半应半和的说可以啊,随后加了微信聊了几天,皮相是不错的,带着军人应有的干练和整洁,没见过面,只是在微信聊,只不过学历间的差距、Z小姐的清高和表弟对旧爱的怀念还是让Z小姐觉得一个人的世界也不错。
到了三月末,Z小姐的工作加紧,又报了健身班,满档的日程安排让Z小姐无暇顾及其他,于是日子就一天恰似一天的过着,换了毛衫再换半袖,直至中秋,Z小姐终于是调休回一趟家。
回家第二天,闺蜜也回家了,想来约着出去就走到初中同学的奶茶店,三人许久未见,自是聊了许久。恰时,十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出现,说一会Y先生要来…
关于Y先生,是Z小姐初中时候的前后桌,诚然十年未见,Z小姐听到消息后心里是五味杂陈,期待?激动?兴奋?初中三年关于Y先生的记忆一下子喷薄而出,无意中碰到过的手,说的每一句话,留意的每一个眼神,每一个动作,哪怕Y先生和别的女生多说几句话,Z小姐也会心情不好一天的记忆全都涌现,那他现在如何呢?
Y先生出现了,和大家打着招呼,好像唯独忘了Z小姐……

一如那浩大的波澜壮阔下,耸动着的涟漪,没什么用,却依旧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是时候改变自己了,彻头彻尾

小时候从来没想过,在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之间做选择,那么如果这个问题真的抛给了现在的我,我应该不如何应对,大概会想,上次是造了什么孽,为什么这两种人都得不到呢

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爱慕你的美丽、假意或真心,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。

因为天气好
因为天气不好
因为天气刚刚好
每一天都很美好

Z小姐和么先生(九)
Z小姐今年二十四了,慢慢地周围的人开始张罗着给Z小姐介绍人认识,以望能解决Z小姐母胎单身的命运。
在这种潮流下,Z小姐开始走上了相亲的道路。
Z小姐长得并不美,眼睛不大,鼻子不挺,组合起来的五官也没有倾国倾城的资本,她混迹在人群中,大概就再也找不出了吧。可是Z小姐还是希望遇到一个soulmate,触及心灵,性格相似,臭味相投。我喜欢跑步,你也一定不讨厌运动;我喜欢大海,你也一定不讨厌旅游;我喜欢画画,你也一定不讨厌美术馆,哪怕,我们八字不合,属相相冲,血型不匹配,星座不对,你只要你朝着我的方向走来,那么一切都好说。
朋友给介绍了一个在酒店管理的,个子不高,有房有车,家里也蛮富有,可是看着他喃喃的肚子和带着方言的语调,除了吃饭时候Z小姐面对大把大把的肉无法抗拒以外,其他时候Z小姐的身和心都在抗拒着,结果自然不了了之。
Z小姐想,相亲算了吧,自己还没有彻底瘦下来,瘦不下来就遇不到对的人,所以Z小姐决定过个五年十年的再去相亲吧。后来朋友推荐的人Z小姐转而介绍给了一个阵营里的单身剩女,不知是巧合还是缘分,自己姻缘相错的情况下,倒是做了别人的红娘。

Z小姐和么先生(八)

Z小姐有时候会害怕,害怕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。有多害怕,Z小姐不知道,就是怕当自己老了,不小心摔倒在浴缸去世了,都没有人知道你不在这个世界了。好不容易来一趟这个世界,总得留下些什么吧。

这种孤单感伴随着Z小姐的恐惧在每天的荒诞的岁月里成长。

Z小姐刚过完生日。小时候过生日总是开心的,甜滋滋的蛋糕,满桌的好吃的,还有爸妈的笑脸,这些都是能填满整个生日回忆的。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生日变得可有可无了。哪怕生日开心吃了蛋糕都怕涨了三斤肉,哪怕懒在家里三四天都会担心会不会不运动皮肤变老。

老,这个字不知道啥时候出现在Z小姐的脑海里并会伴随着往后的岁月。看着小时候熟悉的邻里街坊都染上了岁月的痕迹,一张张与岁月抗争最后屈服的脸庞,Z小姐有时候会忍不住遐想自己迈入中年的模样,到那时又会有谁陪在自己身边。



只可惜,我的随笔还没写完就又消失了